銀行
搜索

今天,銀行們是這么精準扶貧的

2018-07-09發布

新華社  2018年6月22日

精準扶貧是新時期脫貧攻堅的基本方略。長期以來,銀行業作為精準扶貧的中堅力量,在助力政策落實、提升貧困地區生活水平等方面起到了關鍵作用。

       如今,“三農”和扶貧之困已經大有緩解,更加合理的金融創新產品、更加堅實的金融服務基礎設施、更加深化的普惠金融服務,正在形成一種合力,大幅提高了農村地區特別是相對貧困的農村地區金融服務水平。
       業務創新,突破信貸難點
       產業是致富之源。黨中央明確提出,“十三五”期間我國要通過產業扶貧實現3000萬以上農村貧困人口脫貧。而產業的興盛離不了金融的支持。
       武宣縣是廣西壯族自治區的一個貧困縣,日前武宣縣百萬頭生豬產業基地獲得了來自平安銀行的3000萬元扶貧貸款。與一般的商業貸款不同,這筆貸款引入了產業鏈模式。
       武宣縣百萬頭生豬產業基地是廣西來賓正大現代農業有限公司的供貨方,平安銀行將核心企業產業鏈模式嵌入來賓正大養殖項目中,平安銀行為來賓正大養殖業注入產業扶貧貸款資金,支持來賓正大依托正大集團養殖全產業鏈優勢,建設規模化標準養殖場,帶動貧困戶積極參與到產業價值鏈的各個環節。
       “農戶通過土地承租、勞務用工等方式獲得土地租金、免費有機肥、工資、年底分紅等多重收入,通過‘金融扶貧+產業扶貧’,將‘輸血’扶貧轉變為‘造血’扶貧,促進穩定脫貧。”平安銀行相關負責人表示。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為保護生態環境、增加農戶收益,該項目采用“沼氣池厭氧發酵+生化處理”工藝,將豬糞腐熟堆肥加工成有機肥,免費送給農戶作為果樹、甘蔗種植的肥料,提高農作物產量,增加農民收入,豬場廢水經過生化處理后用于澆灌林地,實現種養結合的良性循環。
在貸款的風控方面,平安銀行也進行了有益的創新。該行計劃將“豬臉識別”技術運用于“養殖貸”,應用卷積神經網絡模型,對豬的臉部進行人工智能識別, 快速精準獲取牲畜唯一性標簽,實現了對生物資產和貸款資金的有效風險控制。
       平安銀行相關負責人表示,未來該行還將分批發放產業扶貧貸款支持廣西正大農業產業項目,預計惠及貧困人口2700余人,帶動貧困地區實現穩定脫貧。
       事實上,武宣縣的扶貧項目只是近年來中國平安落實“三村工程”的一個案例,“三村工程”是中國平安在成立30周年之際啟動的一項公益總投入為100億元的扶貧規劃,面向“村官、村醫、村教”三個方向,實施產業扶貧、健康扶貧、教育扶貧。
       “廣西壯族自治區貧困面廣,貧困人口多,貧困程度深,平安將依托廣西各級政府的力量,將‘三村工程’在廣西全面、深度落地,將廣西打造成為‘三村工程’扶貧的樣板。”平安銀行相關負責人表示。
       平安銀行相關負責人表示:“平安銀行作為金融改革的探路者和先行者,堅決貫徹落實黨中央、國務院關于打贏脫貧攻堅戰的戰略決策,以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為三農金融服務工作總抓手,按照商業可持續原則,聚焦貧困地區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和建檔立卡貧困戶,滿足鄉村振興多樣化金融需求,幫助貧困人口改善生產生活條件。”
       扶智先行,打開扶貧瓶頸
       治貧先治愚,扶貧必扶智。讓貧困地區的孩子能夠接受良好的教育,是扶貧的重要任務。
       2018年3月26日,四川省甘孜州德格縣縣中學、城關一完小、城關二完小三個學校的孩子們接到了來自華夏銀行的禮物——價值9.5萬元教育體育用品。這是華夏銀行在德格縣開展智力扶貧的又一舉措。
       在近年來的扶貧實踐中,華夏銀行的工作人員深深感到,沒有一技之長,往往是造成貧困的深層次原因。
       “貧困地區,不僅需要物質的幫助,更需要智力扶貧,扶貧應從思想抓起、從兒童抓起,因此華夏銀行將智力扶貧作為自身扶貧工作的一項重點和特色。”華夏銀行相關負責人表示。
       甘孜州德格縣鄉村教育情況普遍落后,教學水平也參差不齊、差距較大。為更好開展精準扶貧工作,一直以來,華夏銀行成都分行將智力扶貧作為精準扶貧工作的一項重點,在2013年捐贈德格縣44960冊圖書(價值108.684萬元)之后,2016年又與對口扶貧的甘孜州德格縣簽訂精準扶貧協議,將智力扶貧作為重點扶貧項目持續推進。
       2016年10月,華夏銀行成都分行與德格縣教育體育局合作,組織了20多人的德格縣鄉村教師至成都培訓。培訓地點選擇在四川師范大學,組織德格縣鄉村教師參加小學語文、小學數學、小學科學、初中語文、初中數學、初中英語共6個教學班。由于德格縣財政狀況較為緊張,分行除支付教師培訓費用外,參訓教師的路費、住宿費、餐費等一并由華夏銀行承擔。同時,2016年還組織了對德格縣貧困地區中小學的體育用品捐贈活動,先后捐贈了近2萬元的體育用品。
       2017年6月,按照與德格縣教育體育局相關協議,華夏銀行組織了德格教師培訓第二期活動,組織部分中小學骨干教師和教育管理干部共計64人,在德格縣城開展培訓學習活動。培訓學習交流活動產生的住宿費、資料費和專家培訓費等由華夏銀行成都分行支付,考慮到德格縣許多鄉鎮到縣城路途遙遠,沒有公共交通,華夏銀行成都分行還專門請縣教育體育局為老師們租車解決交通費。
       在最新的這次捐贈儀式上,德格縣教育體育局副局長對華夏銀行不辭千里送溫暖、懷揣真情獻愛心的善舉表示感謝,激勵老師們在教書育人和管好用好捐贈物資上不負期望。受贈學生代表發言表示,將以優異的成績回報社會各界愛心人士的親切關懷。
       當然,扶智也僅僅是華夏銀行在扶貧道路上的一步。在華夏銀行的實踐中,該行持續加大對掛聯幫扶貧困村集體經濟發展的支持,增強扶貧幫困“造血”長效機制。同時積極探索金融支持貧困村產業經濟新模式,在給予必要資金捐贈幫扶基礎上,積極尋求扶貧信貸新模式,制定個體化差異化資金幫扶方案,既要支持建檔立卡貧困戶盡快實現脫貧,又要健全風險分散和補償機制,防范化解風險。
駐村入戶,解決實際困難
       2015年11月,北京市懷柔區懷柔鎮郭家塢村新上任了一位第一書記。
       她叫劉艷平,北京農商銀行雁棲支行行長,先后從事過教育、金融工作。2015年11月,被市委組織部下派到懷柔鎮郭家塢村任第一書記,從此開始了她進村駐點的精準扶貧工作。
       “幫助他們,為他們辦點兒實事”,這是劉艷平駐村入戶后的第一個想法。這個想法立刻得到派出單位——北京農商銀行的大力支持。春節前夕,北京農商銀行為全村49戶貧困戶送去慰問金、米面油和新春的祝福。
       郭家塢村有常住人口約2000人,長期以來村民們辦理銀行業務,要到3公里外的懷柔城區,很不方便。劉艷平向管轄行領導匯報了這一情況,為幫助農民解決金融服務最后一公里的困難,北京農商銀行懷柔支行很快在郭家塢村委會設立了鄉村便利店,從村里選派了一名輔導員,專門幫助村民辦理業務。此后,村民辦理小額取現、轉賬、繳納電費、手機話費充值等大部分銀行業務都可以不用出村了。
       郭家塢村里30多戶果農種植核桃樹200余畝。近幾年,核桃腐爛病困擾著果農,染上這種病,光滑的樹干上長出黑斑并逐漸擴大,流出黑色液體,整棵樹慢慢枯死,果農們管這種病叫“核桃癌癥”。
       傳統核桃從栽種到盛果期,大約需要7到8年的時間,新疆紙皮核桃也需要2到3年的時間。如果持續枯死,更換樹種,不僅費時費力,收入還減少。
       為幫果農治好腐爛病,劉艷平咨詢了“12316”農業服務信息熱線,找到了治理核桃腐爛病的方法,將用藥品種、劑量、方法傳授給果農。同時,又通過有關部門,邀請了當地林保專家到現場觀察、指導,并向區園林局匯報,爭取支農政策的扶持。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果樹病蟲害得到了環節,避免了果農的進一步損失。
       事實上,劉艷平的故事也只是銀行人履行精準扶貧的一個縮影。僅在北京農商銀行,深入基層調研貧困地區的實際情況,解決實際問題已經成為一種普遍做法。
       不久前,北京農商銀行黨委書記、董事長王金山親自帶隊,赴對口幫扶的延慶區珍珠泉鄉廟梁村進行調研。
       調研中,王金山詳細了解了廟梁村產業情況、人口情況、低收入農戶家庭情況。隨后,王金山表示,對低收入農戶的幫扶要多措并舉、精準施策,既要辦好近期、眼下急事、實事,更要做好長期、長遠發展規劃。
       北京農商銀行相關負責人表示,未來該行將通過同步推進就業幫扶、產業幫扶、思想文化幫扶、生活宜居幫扶等多方面工作,在幫扶相關地區低收入農戶充分就業、順利“脫低”基礎上,打造美麗宜居的廟梁村,全方位提升村民的生活質量。
       “八仙過海” 打出扶貧組合拳
       自從2016年多部門聯合印發《關于金融助推脫貧攻堅的實施意見》之后,各主要金融機構都將扶貧工作定調為“精準扶貧”。
       在產業扶貧方面,2016年4月,當時銀監會發布了《中國銀監會關于銀行業金融機構積極投入脫貧攻堅戰的指導意見》,要求加大銀行業扶貧開發信貸資金投放,保持貧困地區、貧困戶信貸投入總量持續增長,力爭實現貧困地區各項貸款增速高于所在省(區、市)當年各項貸款平均增速。
       根據銀保監會數據,2017年,全國銀行業金融機構涉農貸款投放實現持續增長。截至2017年12月末,全國涉農貸款余額達到30.95萬億元,比年初增長3.08萬億元,同比增長9.64%。其中,農戶貸款余額8.11萬億元,比年初增長1.04萬億元,同比增長達到14.41%;農村企業及各類組織貸款余額17.03萬億元,比年初增長1.51萬億元,同比增長6.97%;城市涉農貸款余額5.81萬億元,比年初增長0.54萬億元,同比增長11.30%。
       不僅僅是相關數據的增長,近年來監管部門還積極鼓勵銀行業夯實扶貧攻堅必須的金融基礎設施。
       2014年年底,原銀監會先后下發《中國銀監會辦公廳關于推進農村商業銀行組建工作的通知》《中國銀監會關于進一步促進村鎮銀行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為進一步健全農村金融服務體系,加強“三農”金融服務工作指明了新的方向,為參與主體的多元化奠定了基礎。
       此外,為了構建響應的治理機制和組織架構,提升普惠金融服務質效,監管部門還積極引導大中型商業銀行設立普惠金融事業部。2017年5月,原銀監會等11部門聯合發布《大中型商業銀行設立普惠金融事業部實施方案》。
       事實上,2008年,農行就已經率先實施了三農金融事業部的改革試點,如今農行三農事業部在提升“三農”金融服務能力,推動農村金融體系建設方面發揮了較好的示范引領作用,此后在2016年的中央一號文件中,又對郵儲銀行組建三農金融事業部提出了明確要求。
       如今,三農金融事業部也在推動相關銀行在農村金融服務上持續發力。
       以郵儲銀行為例,近日,農業農村部和儲蓄銀行聯合印發《關于加強農業產業化領域金融合作助推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意見》提出,力爭2018年實現郵儲銀行涉農貸款凈增1000億元以上,三年內實現100個農業產業化龍頭企業與100個農村項目的開發,授信金額達到1000億元。
彩霸王综合/五,2019开奖记录查询结果135期